•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百家之言

少时被鸡娃,老大却躺平:对教辅机构开刀,能改变这一现状吗?

时间:2021-7-15 10:09:50   作者:佳佳   来源:中外管理传媒   阅读:2235   评论:0
内容摘要:暑假已至,但有多少孩子能拥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假期?真正的教育,要回归单纯朴素的心。要留住孩子们单纯朴素的心,让他有能力去喜欢他喜欢的事情、去追寻他所敬仰的人,这才是教育的最终目标。综述:中外管理 庄文静 责任编辑:胸怀天下暑假已至,但有多少孩子能拥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假期?在家长群...

暑假已至,但有多少孩子能拥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假期?真正的教育,要回归单纯朴素的心。要留住孩子们单纯朴素的心,让他有能力去喜欢他喜欢的事情、去追寻他所敬仰的人,这才是教育的最终目标。

综述:中外管理 庄文静 责任编辑:胸怀天下

暑假已至,但有多少孩子能拥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假期?

在家长群中,有这样一个耳熟能详的对联,上联是“不怕同桌是学霸”,下联是“就怕学霸放寒/暑假”,横批“差距越拉越大”。于是,这个假期有许多家长早已开始了规划,甚至把假期课程都已经报满了。而许多教育机构的暑期课程,早在5月份就开始报名了,堪比火热的“年夜饭”。更有甚者,不少线上教育机构,都采取了“暑秋联报”“寒春联报”的报课方式,早早就锁定了客户。

然而,近期路透社报道称,监管部门将公布更严格的新规定,整顿规模达1,200亿美元的民间教育培训行业,包括对广告设限,以及试行禁止假日期间补习。

有消息人士表示,新规旨在减轻学童的压力,并通过降低家庭生活成本来提高出生率。并且,新规将在京、沪和几个大城市试行禁止寒暑假期间的线上和线下补习。

紧接着,截至7月4日,北京、上海、江苏、河南等地均针对暑期托管出台了相应措施。因此,今年夏天各类课外培训班不再占据中小学生暑假的“C位”,家长们似乎有了更多选择。

其中,北京市教委发布有关暑期学校托管的相关信息,要求托管服务包括提供学习场所,开放图书馆、阅览室,有组织地开展体育活动等,不组织学科培训和集体授课。以学生为本,帮助家庭确有需要的学生过好暑期生活。托管服务适当收取费用,对家庭困难学生免费。


少时被鸡娃,老大却躺平:对教辅机构开刀,能改变这一现状吗?


而据最新消息,日前教育部印发了《关于支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通知》,引导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积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工作。

我们不禁要问,这一系列动作是否能改善中国教育当下的“焦虑潮”?

李稻葵:要找出原因,不能治标不治本

有家长就表示:线下教育培训减少,这势必会使更多的家长选择“一对一”辅导,家庭教育成本的负担是不是会变得更重?另外,教育机构从来都是“上有政策,下有政策”,谁知道这次能否治标治本?

近几年,“教育焦虑症”让许多家长身心俱疲,有的已经出现了抑郁、痛苦、情绪难以控制等心理影响。尽管素质教育已经喊了很多年,但中国的应试教育现状让家长根本没有办法心平气和地面对子女教育问题。

著名经济学家、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在2021年3月举办的第29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上表示:一大批中产阶级人群很焦虑,而焦虑的核心就是教育和医疗。于是,社会上出现了一大批课外培训机构,它们在市场机制下应运而生。而补课搞多了以后,教育就不公平了。这是很大的社会问题,“教育不公平”的反映很强烈。在今年两会上,习总书记专门提出医疗和教育要坚持公益性原则。那么,现在的教育为什么偏离了公益性?要找出原因,不能治标不治本。现在,我们是怎么治标的?所有的培训机构停下来,海淀区5000家一家都不能开,这样也不行。现在下午3点钟小孩成了孤儿,这怎么行?问题的本质是什么呢?问题的本质是应试教育,只要考试必然有培训班,如果想解决培训班的问题,就是要改革应试教育。


少时被鸡娃,老大却躺平:对教辅机构开刀,能改变这一现状吗?


李稻葵的一番话可谓醍醐灌顶,事实上,课外补习班的泛滥,也意味着要实现教育公平性原则将更难。同时,中考、高考这种选拔人才的方式,也更难实现公平。有网友这样比喻说:“中考,是在过滤学渣。高考,是在选拔人才!”然而,对于请了名师、上了更多培训班的孩子来说,胜算自然更大,竞争力也更强。近日,随着高考成绩的公布,“寒门出贵子”再受质疑。有调查显示,家庭收入高,更易培养600分以上的孩子。以至于人们无奈地认清现实:寒门难出贵子,读书改变命运的概率在不断的变低。

近年来,尽管放开二胎、三胎政策接踵而来,国家积极鼓励生育,但效果却不尽如预期。原因何在?其中,养育成本居高不下是很重要的原因,尤以教育资源不公平、教育成本高昂首当其冲。另外,孩子的心理压力大、健康状态下降、家长的负担重、职业前途可能受影响等因素,也使很多职场育龄人士望而却步。

看下这组数据吧:

中国儿童中心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在2019年曾发布了《中国儿童发展报告——儿童校外生活状况》。《报告》显示,我国儿童参与课外班日常化,课外班已成为校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六成儿童参与课外班,上学日5天参与课外班的累计时间为3.4小时,周末两天参与课外班的累计时间为3.2小时。每个儿童平均每年课外班的花费为9211元,占家庭总收入的比例为12.84%。

不可否认,目前不少线上线下教育机构,已经完全背离了公益性原则。众所周知,我们耳熟能详的教育机构,不是已经上市、准备上市,就是已经有多轮的融资经历。可以说,教育产业已被资本深入渗透。而教育与追求高回报的资本相遇时,教育机构为了更大的发展,为了更好地跑马圈地,急功近利的“超纲”教学就是必然。此时,教育已失去了公益性色彩,甚至已经成为了暴利行业。而这些教育机构通过不断地贩卖焦虑、制造噱头和炒作概念,让家长和孩子在重重压力中无法自拔。

有调研显示,随着孩子学习压力的增大,儿童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已成为日益突出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

南都民调中心曾在2020年底对中小学生、家长和老师发起民意调查,结果显示:超六成受访中小学生认为自己有心理方面的困扰,主要表现包括情绪不稳、学习困难、缺乏自信、考试焦虑;小升初经历学习压力骤增及青春期生理发育双重转变,初中学生心理困扰激增;学习压力过大是受访中小学生产生心理困扰的首要原因。

同时,中国青少年的身体健康问题也刻不容缓。比如,超六成青少年儿童睡眠时间不足8小时;青少年肥胖率增加;我国近视患病率已位居世界第一位等。这类因学习压力导致的“时代病”已迫使国家越来越重视中国教育现状问题,相关部门也正在开始探索和实施一系列的教育改革。


少时被鸡娃,老大却躺平:对教辅机构开刀,能改变这一现状吗?


图源:电视剧《小舍得》

“鸡娃”与“躺平”的悖论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渠敬东近来发表了署名文章《中国正式向“教育双轨制”宣战》引发了热议,起因就是此次国家强力打压校外培训机构这一现象。渠敬东明确提出:教育双轨制,导致教育成了家庭投入的无底洞。而疯狂的校外培训经济,正是“教育双轨制”下的畸形产物。眼下,政府重拳整治校外辅导机构,某种程度上,这是在向“教育双轨制”宣战。

近些年,商业和管理学界都在大谈要回归商业本质、回归管理本质、要实现价值回归等。商业社会或许可以在经历快速成长期后,夯实基础。但对于教育来说,却是一个“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过程,需要长时间的培养和投入。

2021年4月,教育部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生睡眠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规定了中小学生睡眠时间。其中,通常还规定小学上午上课时间一般不早于8:20,中学一般不早于8:00;合理安排课间休息和下午上课时间,有条件的要保障学生必要的午休时间。其中,特别强调防止学业过重挤占睡眠时间。但网友纷纷表示,中国学生没有几个睡眠可以达标的,通知出台数月,也没有几家学校参考实施。

过度的学习压力,对孩子的心理健康有害无利。每个人的身边,都一定会有那么一两个问题孩子。甚至,有些孩子有“社会功能缺失”的症状,比如无法建立正常的人际关系,不愿与人打交道,只会闷头学习;无法面对学习成绩差,考试面对不会的题目就会情绪崩溃等等。


少时被鸡娃,老大却躺平:对教辅机构开刀,能改变这一现状吗?


图源:电视剧《小欢喜》

我们最常见到的现象就是,中国孩子在本该玩儿的儿童时代、少年时代拼命学习,进入大学就开始相对懒散了。然而,教育需要培养一个人的持久性、忍耐力,要长久保持对一件事情的热爱和矢志不渝,而不是一时的成绩。

目前,我国有多少青年人是只会学习而毫无自理能力、缺少独立意识的巨婴?更不要谈什么大无畏精神、勇气和担当了。

因此,渠敬东会说:“如果我们只是在技术上讨论教育的问题,我认为中国的教育是没有出路的。”

真正的教育,要回归单纯朴素的心

“适者生存,优胜劣汰”。这是当代年轻人普遍认同的价值观。于是,我们看到的教育是“如果有人打你,你就打回去”“你不拿到多少名、考到多少分,就没有好学校上”之类的丛林法则。以至于,许多家长有意培训孩子的竞争性,追求凡事不能吃亏、崇尚个人主义等性格。甚至,让本该纯净的心灵都沾染了“厚黑学”的色彩。

“我们千万不要让孩子过早地进入成人的状态,用每时每刻的竞争和焦虑不安的心理来扼杀教育,扼杀我们的未来。从儿童到成年每一个阶段、每一段生活里的时间都被强行地挤压与规范化。在无所不在的丛林中,每个人必须在每一刻胜出才能胜出。”渠敬东表示,“如果教育将‘赢’确定为目标,那么任何时候的成绩名次都是‘瘾’,还会欲壑难填,教育还成为了家庭资源无限投放的无底洞。”


少时被鸡娃,老大却躺平:对教辅机构开刀,能改变这一现状吗?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教育部门和学校,都在想努力通过减压减负,让孩子拥有快乐童年,但并没有如愿以偿。许多家长的逻辑是:在学校里快乐成长,学到的知识有限,何以面对未来竞争?于是,功夫在身外,一出校门就被家长送进各种辅导班,甚至课余时间比上课时间还要累。

“所以,今天教育最大的问题是,国民教育里最好的资源都退出了教育。当我们学生在中小学校中不断降低培养目标,我特别心疼,这是国有资产流失啊。”渠敬东坦言,“同时,真正研究教育的人,应该好好看一看每一个家庭,经济水平不同的家庭,因为国家资源的退出而为市场付出了多少成本和代价。”

最后,渠敬东给出了他对教育的期望,而这种“回归初心”也正符合中外管理所倡导的价值观——真正的教育,要回归单纯朴素的心。要留住孩子们单纯朴素的心,让他有能力去喜欢他喜欢的事情、去追寻他所敬仰的人,这才是教育的最终目标。




————————————————————————————————————————————

 

佳育网声明:

1、由于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和期刊或者会员转载,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佳育网 WWW.JYnet.ORG)”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站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站发布,可与本网站联系,本网站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

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投诉QQ:1399658647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kf@JYnet.org

教辅行业交流QQ群:193925947(谢绝广告)

相关评论


pyright 201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佳育网】JYNET.ORG
管理员邮箱:webmaster@jynet.org  客服 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QQ:272893802) QQ群:佳育网教辅群【新浪微博】

黔ICP备15000892号-4